關於部落格
  • 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上大學、當新兵、獲大獎 首批00后:我們已長大了

 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月8日電(袁秀月)與前幾年比擬,2018年元旦非分特別地讓人感慨。曾被各類聲音圍繞的90后們集體成年,2000年出身的「千禧寶寶」也將慢慢邁向18歲。熊孩子、腦殘、早熟,這是良多人對00后呆板的「標籤」。但也有人說,00后將在才華、妙技上碾壓80、90后。作為21世紀的新一代人,00后們享有比前幾代人更良好的物資前提和教育前提,在個性上也加倍多元。記者採訪了幾位00后,看他們如何面臨爭議,看待世界,尋求胡想。

資料圖:2017年高考,首批00后竣事高考。王康明 攝
資料圖:2017年高考,首批00后竣事高考。王康明 攝

  00后大學生:首批00后註定要被遺忘的

  「現在上大學是因為幼兒園就上了一年,這算跳級吧。」陳其出身於2000年7月,還不到18歲,但他已經是哈爾濱工業大學生命科學院的大一學生了。由於跳了級,不論是初中、高中仍是大學,陳其幾近都是班裡最小的。xyz xyz「高中有個同窗是2001年的,不過大部門都是98年左右出身。」陳其對中新網記者說,也正是因為從小就跟90后一路長大,他並沒有感受00后和90後有什麼分歧。

  像陳其如許的00后大學生在全國還有很多。據媒體報道,2017年8月份,清華大學迎來428名00后新生,最小的年僅13歲。北京大學2017年的00后新生有340名,最小的剛滿14周歲。中國農業大學則迎來259名00后大一新生,佔新生總人數的8.89%。

  「首批00后註定要被遺忘的。」陳其認為,2005年閣下誕生的才能代表大部分00后,本身其實不典型。他有個姐姐,並不是獨生子女,並且從初中起,他就起頭住校,他說,自己的自立能力一向不錯。

資料圖:2017年高考竣事,首批00后們走出科場。王康明 攝
資料圖:2017年高考結束,首批00后們走出科場。王康明 攝

  剛上大一,陳其還以為會有所放鬆,但慎密的課程讓他直呼「比高中還累」。期末考試將至,他也全身心投入溫習中去。進修間隙,陳其喜好聽歌,但與聽中文歌長大的90后們分歧,他的歌單里全部都是英文歌,泰勒·斯威夫特、Lady Gaga、路易斯·馮西是他最喜好的幾個歌手,2017年,光泰勒·斯威夫特的歌他就聽了兩千多遍。

  在高中時,陳其還會有些小目標,但上了大學后,他示意,生涯改觀太大,方針也不好定,並且,他也不想追求過量。「終究方針就是能過好本身的生活吧,讓怙恃覺得孩子沒白養。xyz xyz」陳其說。

資料圖:00后新兵入住宿舍。冷超 攝
資料圖:00后新兵入住宿舍。冷超 攝

  00后新兵:虎帳是個帥氣的處所

  「他們以為我們很小,其實我們已長大了。」一位00后新兵如此說道。據媒體報道,今年9月份,首批00落後入虎帳,如浙江省武警總隊就迎來300餘名00后新兵,而武警江蘇省邊防總隊的60餘名新兵中,大部門都是00后。他們不但不再是「小學生」,還開始扛起槍保家衛國。

  參軍三年的李江暗示,帶了這批00后新兵后,總感覺本身年數不小了。他說,這三年來,本身在軍隊里成長很多,稜角磨平了一些,肩上的擔子也沉重了很多。

資料圖:新兵正在匍匐進步。<a target='_blank' href='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'>中新社</a>記者 張添福 攝
資料圖:新兵正在蒲伏進步。中新社記者 張添福 攝

  「我們00后照舊能吃苦,可以或許接管新鮮事物的,天大的事在我眼前都不是個事兒。」在《解放軍報》的一次採訪中,一位00后新兵表示,他們的順應能力都不錯。至於為什麼選擇參軍,他坦言,因為虎帳是個十分帥氣、佈滿熱血豪情的處所,固然每天很累,但也很充分很高興。

  00后們到虎帳也會晤臨良多挑戰,第一次疊豆腐塊,第一次野營拉練,第一次實彈抛擲,等等。上個月,武警遼寧總隊曾組織4000餘名新兵進行為期3天、行程百余公里的徒步野營拉練。新兵們要在零下10度的環境下,身負背包、水壺、兵器等,天天行軍30餘公里,同時還要進行多項訓練義務。一位中隊長表示,00后沒有想像中的嬌氣,他們每一個人都伎癢,不斷向老兵發出挑戰,要爭個高低。

視頻截圖:晏劭廷
視頻截圖:晏劭廷

  00后紅點獎取得者:已快到00后的全國了

  「70后沒有存在感,80后悲催,90后已經快奔三了,已將近到00后的世界了。」17歲的晏劭廷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示意,00后們就要來了。xyz xyz

  少年老成,晏劭廷說這句話也有底氣,他不但是一位17歲的高中生,還是世界三大設計獎之一,德國紅點獎的取得者,也是紅點獎史上最年青的獲獎者。他設計了一款小零件,叫Smart Helix,即機巧螺旋,在掛畫時安上它,可以解決掛畫掛不正的懊惱。

  晏劭廷從小就喜歡做手工,做過鋼鐵俠,還做過會發光的戒指。除手工,他還喜好滑滑板、彈吉他等,他默示,放學後會將更多的時間放在感愛好的工作上。高一時,晏劭廷的一個同桌遠赴法國參加了戛納電影節的短片獎,這件事給了他很大的衝擊。「他都可以做,我為什麼不行以。」晏劭廷隨即使決意去加入紅點獎競賽。從決定參賽到提交作品,晏劭廷破費了一個半月,他把紅點獎曩昔三年來的獲獎作品都看了一遍,還去學了渲染和3D建模。

視頻截圖:晏劭廷參賽作品
視頻截圖:晏劭廷參賽作品

  「這個作品的靈感就來源於我本身的糊口。」這也貫串著晏劭廷一貫的學習立場——能切實解決生涯中存在的小問題,而非是死念書。

  晏劭廷還有一個雙胞胎哥哥,他將哥哥稱之為自己的「讀心人」,兩人在進修、快樂喜愛、思想上都能「無縫銜接」。「我媽一向強調我們要自立,要自己做本身,00后長短常多元化,不帶有穩定偏見的一代,我們的一些胡想、一些對世界的觀點,都是非常多元化的。」晏劭廷曾表示。

黃鈺洋和黃鉦洋合照。受訪者供圖
黃鈺洋和黃鉦洋合照。受訪者供圖

  00后Coser:從動漫里也進修到良多

  晏劭廷喜好設計和手工,而來自青島的雙胞胎兄弟黃鈺洋和黃鉦洋則對Cosplay有著滿腔的熱忱。他們倆出生於2000年2月,下個月才剛滿18歲,但已在青島Cos圈小有名氣,在二次元中,他們的名字劃分是二月紅和花海。

  「最早是玩了遊戲仙劍奇俠傳,很喜好那裡面的劍,但因為那時候沒錢,所以就在網上找了一些教程自己做,後來想還不如直接梳妝成遊戲裡的人物。」哥哥黃鈺洋對中新網記者暗示,兩人從小就喜好看動漫,但做了以後才知道,這就叫Cosplay。

黃鉦洋Cosplay作品。受訪者供圖
黃鈺洋Cosplay作品。受訪者供圖

 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夢,但實現的路子各不溝通。黃鈺洋的體式格局則是通過Cosplay來完成,穿上衣服、拿上道具、化好妝,他就釀成了他本身喜好的那個英雄。他說,他最喜歡的就是《盜墓筆記》里的張起靈,那是一個技藝高強、神秘壯大的角色。

  弟弟黃鉦洋則有所不同,他坦言,喜好Cosplay是因為能交到良多志同志合的朋侪。他也喜歡快意恩怨的大俠,不外最喜歡的角色倒是《盜墓筆記》中暖和仁慈的吳邪。

  今朝,他們倆是青島一所職業學校的高三學生,除進修,時候幾乎都花在了Cosplay上。他們還在黉舍組建了一個動漫社團,只有二十多小我,但都有著共同的愛好,可以或許一起做服裝道具,一路學化裝,一路排練舞台劇。xyz xyz

黃鈺洋Cosplay作品。受訪者供圖
黃鉦洋Cosplay作品。受訪者供圖

  高中行將結業,他們也打算把愛好繼續對峙下去。面臨Cosplay是遊手好閑的說法,他們默示並不認同,「從動漫中,我們也學會了很多,好比脫手能力、責任心、團隊合作能力等。而且二次元已經成長成為一個產業,具有相比較較完美的產業鏈了。」他們說,想把二次元文化推廣出去,傳遞更多的正能量。

  「00后更輕易接管一些新的事物吧,人人都追求個性,可是在更新的設法主意和締造力上,我們可能會更領先一些。」在談及00后的特點時,哥哥如此說道。(完)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部分人名為假名)



以下文章來自: http://news.sina.com.tw/article/20180108/25311884.html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